哺乳期婆婆不讓老公給我錢,我破釜沉舟放大招

2019年03月18日 反應釜技術 273 views

每天下午3點30分,看花花筆下的眾生故事

?進也好,退也罷,肖紅都不怕

1、

肖紅的婆婆趙翠玲,今年還不到45歲。

小姐妹們都羨慕肖紅有個年輕的婆婆,說婆婆能干,身體好,能省不少心。

當初親家見面談婚事的時候,肖紅媽就說,紅啊,你婆婆眼神兒里都透著精明,跑起來比年輕人都快,是個爽利人吶。

肖紅知道,婆婆厲害,方圓幾條街都是出了名的。

家里做飲料生意,公公那人軟弱,家里家外都靠婆婆趙翠玲。

曾經有人在公公那兒賒貨,后來算賬的時候少給146塊錢。那人看出公公記性不好,想糊弄過去。結果被趙翠玲發現了,罵得對方狗血淋頭。

黑了心的王八羔子,想昧我家的錢!欺負我男人糊涂?我可不糊涂!我腦子就是算盤,一個子兒也別想錯!生兒子沒屁眼的東西!

街上人都說,為了一百多塊錢,至于么……

趙翠玲一瞪眼,至于!

肖紅老早跟柴明談戀愛的時候,就聽他說了,他們家他媽媽當家。

柴明說他爸媽本都是農村人,他爸有酒萬事足,啥都不操心。他媽卻想著,一定得去城里。于是硬扯著他爸到城里做生意。

兩口子靠賣散裝白酒起的家。在城里買了房子,扎了根。

后來又做飲料生意,家里維持著小康水平吧。

柴明讀書不成器,他媽掏高價給他送到市里最好的中學,他上課總是打瞌睡,考試全班倒數第一。他媽拿皮帶狠狠抽他,他就是讀不進去。

無奈,輟了學,就在家里幫忙,開著面包車四處送送貨啥的。

2、

肖紅是個社區衛生站的護士。

她是農村姑娘,一門心思就想著嫁到城里。

經人介紹,認識了柴明。

兩人彼此看對了眼,很快就談起了戀愛。柴明經常開著送貨的面包車帶著她滿城里逛。

柴明是城里人,家里有門面有房子有生意,模樣也好。肖紅對他樣樣都滿意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兩人約會的時候,他經常身上沒錢。

趙翠玲管賬管得很死。柴明每次送貨,收了錢,回來都要仔細對賬。柴明手上可供支配的錢很少。一個大老爺們兒,掏兩百塊錢出來都費勁。

趙翠玲的說法兒是,年輕人不會過,媽管著家,以后還不都是你的?

肖紅曾經跟他探討過這事兒。柴明說,估計等我結婚了,情況就好了,你想啊,我媽就我這一個兒子,錢不給我,給誰?

肖紅想想,也是。

于是,她就不計較平日里柴明沒錢給她買禮物、沒錢請她吃大餐了。

兩個人談婚論嫁的時候,雙方父母見面。

趙翠玲處處透露著優越感,仿佛肖紅是高攀了他們家似的。

肖紅媽不卑不亢地說,我家女兒有工作,嫁給誰都不吃閑飯。

按當地的習俗,彩禮一般是6萬6,或者8萬8。

趙翠玲給彩禮給得不情不愿。再三問柴明,那肖家會不會拿了彩禮,不陪嫁過來了?

柴明說,放心吧,媽,肖紅沒哥哥弟弟,只有一個妹妹,她爸媽不會拿女兒的彩禮裝進自己腰包的,會給她帶過來的。

結果,趙翠玲給了6萬6,肖紅媽添了2千,陪嫁了6萬8。

趙翠玲撇著嘴說,真小氣,嫁個閨女,就花了兩千塊錢。

肖紅聽著這句話氣得要死。

她爸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,供倆閨女讀書,本來就沒啥錢。

再說了,村里好多人家兒拿女婿家給的彩禮給自己家蓋房子買車子啥的,她爸媽這樣的,在農村已經算非常開明的了。

辛辛苦苦二十多年養大的閨女嫁到你家,你還嫌嫁妝少?!

3、

結婚以后,肖紅發現,婆婆對柴明的經濟并沒有放松,反倒是抓得更緊了。

原因是她覺得現在兒子身邊有了個外人,更得防范了。

小兩口的新房子就跟婆婆在同一個小區。婆婆抬抬腿就能上兒子家。她每趟來,都跟領導視察似的。

這兒沒弄好,那兒沒弄好,一通指揮。

每個月家里的開支,像沐浴露洗發水買菜這些,都要肖紅出錢。

她結了婚反倒經濟比以前更緊張了,這真是有苦說不出。

婚前,她還有閑錢買買口紅面膜什么的?;楹?,應付家里的日常開支都捉襟見肘。

她跟柴明抱怨了好幾次。柴明也覺得對不起她,跑去問他媽。

趙翠玲把眼睛一翻,你這兔崽子,怎么那么聽你媳婦兒的?她讓你來問我,你就來問?你也不想想,她每個月工資,不支付家用,準備干啥去?那就是貼娘家??!得讓她為這個家花!花完,就沒閑錢貼娘家了……

柴明勸不動他媽,只能在媳婦兒面前裝孫子,受夾板氣。

肖紅哭著跟閨蜜抱怨。

本著“勸和不勸分”的態度,閨蜜說,你想想你婆婆的優點,你瞧,她早早地給兒子買了房子,你們剛結婚,就住新房,全款房啊,連房貸都不用還,多好。要是嫁個窮家庭,你還得為房子操心呢!你看我,每個月還愁房貸!

肖紅說,你們房子是婚后買的,你還房貸,房子有你的份兒啊,等于你的錢還是你的。沒錯兒,柴明他媽是買了房,還是全款的,可那是柴明的婚前財產,跟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。那母子倆要是攆我滾蛋,我屁話說都沒有。

肖紅越想越委屈。

4、

大半年過后,肖紅發現自己懷孕了。她第一時間告訴柴明,柴明很開心。一個大男人,跟孩子似的,蹦蹦跳跳。

傍晚,趙翠玲過來的時候,柴明告訴了她這個好消息。

趙翠玲瞥了瞥肖紅的肚子,說,明兒我帶你去看看,是男是女,要是女孩兒,就喝轉胎藥,前三個月還來得及,后面就晚了。

肖紅說,媽,我自己是學醫的,難道我不清楚嗎?轉胎藥是騙人的!不僅傷身體,還沒用處!

趙翠玲就好像聽不見似的,明兒我開車帶你去。

她一貫是這么強勢。在家里,大事小情,說一不二。

第二天,她扯著肖紅去了一個大仙兒家。大仙兒搖頭晃腦算了一番,說是男孩兒。趙翠玲松了口氣。

肖紅翻了翻白眼。

趙翠玲說,你別不信!大仙兒很準的。當年我選門面,就是找大仙兒算的,這不,家里生意一直都不錯。

隨她吧。肖紅嘆了口氣。好在婆婆沒弄轉胎藥給她吃,好在大仙兒算她肚子里是男孩兒。不然,家里又得亂一場。

很快,肖紅的孕期反應上來了,吐得昏天黑地。

連喝口水都吐。

不進食,營養跟不上,走路頭發懵。有一次,差點兒讓車給撞了。

柴明知道了,一陣心驚,說啥都不放心讓肖紅再去上班了。

肖紅自己體力不支,也撐不住了。干脆就聽老公的,辭了職。

她辭職后,沒工資了。趙翠玲這下子不得不拿錢給柴明用了。

肖紅擰著柴明的耳朵,你一年到頭給家里生意幫忙,就算是你媽請的工人,也得發工資吧?你一個大老爺們兒,拿錢養家不是正常嗎?

5、

趙翠玲是真摳啊,一番商討后,決定一個月給兒子兩千。

柴明說,媽,家里有孕婦呢,這哪兒夠啊。

趙翠玲說,營養品我親自買了送過去,你們買的,我還不放心呢。

說一千道一萬,就是不想給兒子錢。

有一回,肖紅的妹妹來家里玩。肖紅收拾了幾件懷孕之前的幾件舊衣裳給妹妹穿。臨走時,正好兒撞見了趙翠玲。她使勁兒瞅了幾眼肖紅妹妹手里拎著的袋子。

晚上就給兒子說,我早就說了,農村丫頭眼皮子淺,這不,我親眼看見,你老婆的妹妹從你家走,提的拿的!這是要把婆家搬空貼娘家??!

柴明好一陣哄,趙翠玲才消氣。

肖紅十月懷胎,生了個男孩兒。

長得跟柴明小時候很像,可愛極了。

趙翠玲這才對肖紅有了點好臉色。

但是,在錢方面,依然不放松。

肖紅整個兒孕期、哺乳期,都過得非常拮據。

她爸媽從農村過來看望女兒和外孫,手里拎著幾只土雞老鴨,還帶了300個土雞蛋。

臨走時,肖紅想拿點錢給父母用,都拿不出來。自己委屈地伏在枕頭上哭一場。

肖紅媽安慰她,我們不用你給錢,在農村沒啥開銷,種地養雞,夠我和你爸花,還有多的呢,你別操心。倒是你,嫁人了,就好好過。你婆婆那人,扒家,精慣了??傻筋^來,還是為家庭。

肖紅受不了。

本來哺乳期雌激素就分泌過剩,加上婆婆對自己如此苛刻,心情越來越抑郁。

她總是向柴明發無名火兒。

漸漸地,夫妻感情也不如從前了。

6、

孩子半歲的時候,肖紅說什么都要斷奶,去工作。手里沒錢的滋味兒太難熬。

她蹬著高跟兒鞋,把兒子往婆婆那兒一放,自個兒就去上班了。

為了不讓婆婆算計她的工資,她干脆跟幾個同事合租了房子住。

去他奶奶個腿兒!

她惡心壞了那一家子人。

她再也不要下了班回去,還買菜做飯,伺候老公了。

貼錢,又貼人,到頭來,人家把你當外人、當賊防,圖啥?!

一開始,趙翠玲以為肖紅是鬧鬧小性子,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。她不僅自己不上心,也不許兒子去找。

她說,肖紅一個農村丫頭,能嫁給你就是天大的福分,還想折騰什么幺蛾子?何況,有兒子牽住她的心。你放心,用不了多久,她自己乖乖的回來!

可她算錯了。

肖紅就是硬挺著,不回來。

一個星期,半個月,一個月,倆月……

肖紅不僅不回來,還可著勁兒地捯飭自己,拍美美的照片發朋友圈。

柴明慌了。肖紅這是要干啥?

趙翠玲也急了。

終于,她忍不住打電話給肖紅。肖紅接都不接,直接摁掉。

沒辦法,她親自去衛生站找。

一開始,趙翠玲還氣焰囂張,肖紅,你一個已婚婦女,成天不著家,咋回事?日子還過不過了?

肖紅把話說得嘎嘣脆,我受夠了那種日子了,要么,你就給柴明開個分店,讓他自己管財務,獨立出來。要么,我就跟他離婚。

趙翠玲說,他還是個孩子!他懂啥!就算是開分店,也得我來管!

肖紅冷笑,就是因為你這樣不放手,他才一直不成長!你一輩子把他攥在手心里算了!到時候,你死了,他仍然屁都不懂!拜拜!

說完,她就把趙翠玲往出推。

7、

肖紅的話,在趙翠玲腦子里打轉兒。

也許,是她抓得太緊了。兒子性格上的懦弱、拖泥帶水,是否跟自己一貫的行為處事有關呢?

趙翠玲打了個哆嗦。

一直以來,她把自己活成了頂天立地的女漢子,撐起一整個家。是時候鍛煉兒子了。肖紅那死丫頭說的對,自己總不能跟他一輩子。以后自己死了,他還是得當家做主立門戶啊。

趙翠玲思量了一夜。

她決定給兒子開個分店,讓兒子打理。

這是她這輩子第一次對兒子放開手。

新店開業那天,肖紅搬回了家。

其實,肖紅一開始就想得很清楚。

如果婆婆同意她的提議,對柴明來說,是個鍛煉的機會,從此他可以自己管錢,是個真正意義上的爺們兒了。那么,她跟他的日子,也未嘗過不下去。畢竟,他們是有感情基礎的。

如果婆婆不同意她的提議,那么,就離婚。她不想一輩子跟個傀儡男人一起過,一輩子被婆家人當賊防,一輩子仰人鼻息,一輩子花錢戰戰兢兢。離了婚重新洗牌,她也不怕。

進也好,退也罷,肖紅都不怕。

她鐵了心將婆婆一軍。她贏了。

發表評論

發表評論:

PHONE
收益最好的手机挖矿